8月2日,中国女足球星王霜有望加盟美国女足联赛(NWSL)球队路易斯维尔竞技的消息传出后,国内球迷议论纷纷:如今的美国女足联赛是否配得上“世界第一”的称号?王霜是去“技术扶贫”还是跳出“舒适区”进行挑战?

最初的美国女足联赛创建于2000年,被称为WUSA(Women’s United Soccer Assocation)。作为世界上最早的职业女足联赛,这项赛事得到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鼎力支持,并且吸引到众多其他国家好手的加盟,像中国女足“铿锵玫瑰”的代表人物孙雯、刘爱玲和高红等,都曾征战WUSA。那时的美国女足联赛星光熠熠,颇有英雄尽入彀中的气概,“世界第一”的称号当之无愧。

2003年,美国承办女足世界杯,距世界杯开幕还有五天时,WUSA忽然宣布因财政遭遇窘境,被迫停摆——过去三年,联赛市场运作不力,观众人数每况愈下,收支方面总计亏损居然高达8600万美元。

这样的窘境让美国足协自感脸上无光,但面对冰冷现实也只得搁置雄心壮志,含羞忍辱地为联赛按下暂停键,而这次停摆,竟然足足停了六年,直到2009年,美国女足联赛才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中,高调重启。

卷土重来的美国女足联赛更名为WPS(Womens Professional Soccer),依旧是各国球星梦寐以求的最高竞技舞台,巴西的玛塔、中国的韩端都曾远赴美国参加WPS赛事。

遗憾的是,美国女足联赛的“第二春”持续的时间还不如第一次,2012年年初,WPS官方无奈地宣布赛季停摆,原因仍然是财政危机——资金不足,导致世界第一女足联赛举步维艰,再难支撑。

还好,这次的冰冻期只有一年,2013年,筹措到资金的美国女足联赛更名为NWSL(National Womens Soccer League),再度启动。直至今日,该项赛事再没出现过停摆的情况,参赛球队也由最初的9支增加到12支。

去年,王霜有望效力的路易斯维尔竞技队加入NWSL;今年,奥斯卡影后娜塔莉·波特曼参与投资的天使城队和“女版贝克汉姆”阿莱克斯·摩根领衔的圣迭戈海浪队这两支新军一道加盟NWSL。

不过,随着欧洲各国从2011年起大力发展女足运动,美国女足联赛的职业化进程相形见绌,其“世界第一”地位也开始遭到强劲挑战。

近十年来,英格兰、法国、西班牙、德国、意大利以切尔西、里昂、巴萨等男足豪门俱乐部扶持女足球队发展,将领先的足球理念和体系套用于女足建设,再加上雄厚的足球底蕴,女足队伍进步神速。另一方面,欧足联效仿男足,创建女足欧冠赛事,使得不同足协的球队得到更多过招、交流机会,并由此提升了球迷的关注度。

如今,女足版本的欧洲五大联赛搞得风生水起,收视率和上座率极为可观,受关注度和对顶级球员的吸引力也超过了NWSL。关于这一点,可以看看上个月ESPN评选的2022年世界女足50大球星榜单。

在这份榜单中,有15人出自英格兰联赛,13人出自法国联赛,9人出自西班牙联赛,当中除了英格兰、法国、西班牙球星,还包括荷兰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挪威、丹麦、瑞典等国名将,甚至还有美国国脚林赛·霍兰。而效力于NWSL的球星仅占据榜单7席,其中有三人是非美国球员,分别来自巴西、加拿大、威尔士。

很明显,世界女足版图的重心向欧洲发生倾斜,在职业化程度方面,欧洲几大联赛,特别是英格兰和法国联赛,已经后来居上,超越美国联赛。但是,尽管NWSL的知名度下降,不复“世界第一”的影响力,可这项赛事的竞技水平,绝对不会逊色于欧洲联赛。

2019年女足世界杯,美国队第四次夺冠,整支球队23人全部来自本土联赛NWSL,这足以说明美国女足联赛的含金量——只有高水平的联赛,才能造就这么多高水平球员。

而且,受益于校园足球的红红火火(美国共180万女足注册人口,其中150万在校园),不断有天赋异禀的本土校园新星涌入NWSL,并在这项高水平联赛中迅速化茧成蝶。在这方面,最近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NBA名宿罗德曼的爱女特里尼蒂。

年仅20岁的特里尼蒂去年通过选秀加入NWSL的华盛顿精神队,随后打出超神表现,不但帮助球队斩获当季冠军,还当选最佳新人,入选最佳阵容,并且拿到联盟有史以来最大合同。而在ESPN评选的50大女足球星榜单中,特里尼蒂同样榜上有名。

过去二十多年,美国女足联赛培养出大量球星,使得美国成为斩获世界足球小姐荣誉人数和次数最多的国家,米娅哈姆、瓦姆巴赫、劳埃德和拉皮诺埃这四人共六次当选世界足球小姐。

而从特里尼蒂的经历来看,如今的NWSL仍然是极佳的炼丹炉,竞技水准和造星能力绝对不容小觑,王霜如果能够顺利加盟路易斯维尔竞技,在与特里尼蒂、摩根、梅维斯、费什罗克、辛克莱、德比尼亚等名将的对抗中,其水平必然会得到足够提升。(仰卧撑/云佩斯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